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就是我的博客

网易博客是我的知识的摇篮、交友的平台、是再学习的好课堂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寻根溯源话“义门”  

2014-07-29 10:35:32|  分类: 陈氏家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

——陈氏氏网   陈裔

       提要:天下陈氏出“义门”,义门故址坐落何方?长期来也成为一道争论不休的学案。考证史籍遗存,应为明嘉靖表识地:义门铺齐集里!
       聚族三千口天下第一,同居五百年世上无双。
       这是北宋至道三年(997年)宋太宗赵光义继御书“天下第一家”匾额之后,再一次为义门陈氏御笔亲书的一幅楹联,内容是说义门陈氏聚族而居长达五百年之久,人丁兴旺多达三千口之众。一代帝王御书题赠,荣冠天下第一,的确皇恩浩荡,褒扬有加。古人素来把“修身齐家平天下”作为男儿的人生的最佳追求。一个家族能治理得如此辉煌,不要说是封建帝王累世倡导的独无仅有的典范,就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,也堪称为一座盖世无双的丰碑。
       不过,对联必竟是艺术,是艺术就会有艺术法则,帝王也概莫例外。如联文上的数据就或多或少用了概数和夸张。据考证,义门陈氏从聚族而居至析烟分爨时人丁数目已达3900余众,而聚居时间比联文上的数据就更具悬殊了。北宋嘉祐年间义门陈氏析烟不久,七年(1062年),进士陈知柏主修《义门陈氏奉敕析烟迁徙谱》即金字谱,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曾留有序嘱,说“陈氏遗谱”,要求“子孙葆之”。陈知柏题留一副对联,界定了陈氏聚居的准确时间:
       原遵先祖训十三世同居肇自开元辛酉, 
     今承天子命三百庄分爨始于嘉祐壬寅。
       这就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,义门陈氏聚族而居是起于唐开元辛酉年,即开元九年(721年);析烟分爨始于嘉祐壬寅年,也即嘉祐七年(1062年)。也就是说从唐开元九年聚居,到宋嘉祐七年分爨,历经十三世长达341年。作为《金字谱》主修,且年代指定确切,应该是真实可信的。尽管聚居时间较御联上的数据短了一个多世纪,但是一个家族聚居时间之长,聚集人口之众,不仅在当时是天下第一,就是当今也属举世无双。如果申报世界吉尼斯记录,这纯粹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聚居群体无论时间之长,还是规模之大都应是非此莫属了。而这一世界罕见,独无仅有的“义门陈氏”聚居肇基发祥地座落何方呢?众口不一,世说纷纭。甄别史料,考证文物,佐以地方传说,堪能断定这方神人指定的“丹凤朝阳”上吉之地就座落在庐山西麓的九江县狮子镇牌楼村。同治德化县志》记载
       义门遗址:在县西北六十里,汉太丘陈寔二十九世伯宣隐居庐山,今江州太平宫,后迁义门,因兵燹立铺于其上,故义门铺。唐开元十九年(731年),定居于德化县甘泉乡齐集里。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,敕建义门坊,曰:义门陈氏遗址。门曰:敦睦。
       方志称述的甘泉乡齐集里,也就是现在的江西省九江县狮子镇牌楼村。该村位于株岭山北麓,泉水溪畔,高良山余脉逶迤,东西起伏,在余脉尽处,派生一道峰梁,两座冈岭拱卫左右。一条溪流匝冈环绕,潺潺东去。东首不远处,又突起一座山峰,“环山面日”,名叫太阳山。每至霜秋,层林尽染,漫山红透。登上株岭,举目北眺,那香枫正艳,漫山醉色的一峰两冈就象是一只展开双翼振翅欲飞的丹凤凰。加上东首又有太阳山,故而把这里称为“丹凤朝阳”之地。义门陈氏聚居就座落在这山抱水匝深处。当然,大凡存史传世的或人或事,典籍往往会或多或少渲染几笔神奇,义门陈氏肇基祖伯宣公捐宅迁居至此,无论是正野史料,还是民间传说,也都带有神奇色彩。明《圣治峰记》就曾有这样记载:
       匡庐擅诸岳之胜,圣治峰又擅匡庐之胜……而宜都王叔明之九世孙陈伯宣自闽来胥宇焉。伯宣隐居圣峰之阳注司马迁《史记》行世,拜著作佐郎。
       唐开元十九年(713年)三月初六日正午时,有一神人戴七星冠,着道士衣,骑丹凤,自空中来。揖伯宣公请曰:“吾受上帝命,职司采访五百年当服生灵,欲得此地作道场,汝逊余?”伯宣公曰:“余居此地久矣,乐此。”神曰:“吾择百代富踹之地,去道场之南廿里艾草坪南,丹凤舞拜,鸦集成群,是谓上吉,雅宜公祀此地可乎?”公未及应,神又曰:“吾飞一锡杖于彼处迁汝居,而作丙向寅门,则汝后丙炽而昌,世世无敌。且剌汝为地主,建立祠堂,额设祭田二十二亩,春秋四食享同休。”公再拜曰:“师,天人也,当俯首听命,愿师无诳。”遂捐圣治峰太平宫之居,命旺徙迁于杖迁之坪,即今义门陈氏遗址也。
       你看时间、地点、事件、人物,清清楚楚,活灵活现,连神人的衣冠言语也让人耳濡目染,栩栩如生。阅览方志谱牒史料,神授吉地之说,大概这是较为生动完整的文字记述吧。上述文字借用了唐玄宗开元年间修建庐山使者庙的传说,虽然把陈氏捐宅乔迁的时间比陈知柏联文所录的时间挪后了十年,但并不矛盾,因为伯宣在庐山隐居了一段时间。排除其中无可考证的神话成分,但是存留了一个共同的史实:伯宣公曾隐居庐山圣治峰注《史记》,“命旺徙迁于杖过之坪,”即从庐山圣治峰迁徙地为南向二十里的“丹凤朝阳”地艾草坪,也就是今名为九江县狮子镇牌楼村。这一史实在江州义门陈氏始祖伯宣公亲撰的《陈氏宗谱序》也得到印证:
       尝考我陈氏宗谱,自春秋时,二十一世衍祖,隐居阳武户牖,衍系成图,传于后裔,后传九世至汉丞相平祖,始遗绪其家,故谥世家献族。迨至予与马聪友善,移居南康,悦庐山圣治峰,注《史记》。仿第三十世平祖遗宗绪,敬涤虑洗心,焚香祷庙,接录吾祖宗一脉之真传。
       如果这篇《谱序》的确出自伯宣之手,那么就可证明伯宣公隐居庐山圣治峰注《史记》属实,且时间起码在中宗嗣圣年间即题序之前。虽然捐宅建庙及迁徙选址是发生在玄宗开元年间,但是从“仿第三十世平祖遗宗绪”语意中足以见得陈伯宣对三十世祖陈平尤为敬重。陈平,汉代赫赫有名的功臣,位至丞相。先是帮助刘邦打下大汉天下,又从吕党手中夺回刘氏江山,在陈氏先祖中是作出了一番大事业。据记载陈平好黄老之术,而陈伯宣也“涤虑洗心,焚香祷庙,接录吾祖宗一脉之真传”。可见,在开元年间他捐宅建庙也可谓不属空穴来风,无稽之谈。
      然而,宋咸平年间胡旦的《义门陈氏碑记》则对伯宣公隐居庐山时间、迁徙地址记述不同。他碑记如下:
       按其家谱,自太邱长陈实之贤宜都王叔明之后,五世孙兼唐元宗时举进士,为右补阙。生京,进士及第,官给事,秘书少监集贤院学士,无子,以从子褒为嗣。官至盐官令。生瓘,为高安县丞。其孙伯宣,隐居庐山,注司马迁《史记》行于世,诏征不起,就拜著作佐郎。孙旺徒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。自是而家益昌,族益盛矣。
       《碑记》作者胡旦,太宗时官右拾遗,中宗时以尚书兵部郎掌制诰持史笔,因命词不当,贬谪岭外。这是他赦免东归路过浔阳时所写的。从史料价值来说,这篇碑记传到现在已历千年,弥足珍贵。但《碑记》中未能确指按何部《家谱》,家谱中“唐元宗”是另有特指,还是传到清代避世祖玄烨之讳,将唐玄宗写成元宗?如元宗即玄宗,那么,“按其家谱”所叙之事就与有关史料甚至江州始祖的《谱序》在内大相径庭了。明桑乔在《庐山纪事》中就提出了如下质疑:
       然《陈氏家谱》“陈宜都王五世孙兼,唐玄宗时仕为秘书少监,兼子京,德宗时也仕为秘书少监。京无子,以族子褒为子。褒子瓘,瓘之孙避仇徙居仙游而生伯宣。”计其生,当在敬、穆之间,去建宙时远甚,乌有所谓捐宅者哉!
       桑乔顺着《陈氏家谱》推算,说陈伯宣是在唐穆宗、敬宗年间,不存在有捐宅建庙之说。看来,宋代胡旦和明代桑乔很有可能是据一部《陈氏家谱》。如《碑记》中的元宗也是指玄宗的话,按其所述,陈宜都王五世孙兼,唐玄宗时举进士,后历世有京、褒、瓘,伯宣为瓘之孙,传至伯宣公已有六代,就是按15年为一代也有百年,陈兼是唐玄宗时进士,那么六代后的陈宣伯,就到了唐穆宗前后,基本与桑乔所论相合。而据《陈氏宗谱?匡山谱序》记载,陈伯宣的这篇《谱序》撰写于唐中宗嗣圣元年(684年)岁次甲申仲春月清明节前三日,即比陈兼举进士的玄宗还早一个朝代,一个裔孙抢在六世祖前一个朝代出生,且具资格为族谱写序,显然不合情理。而且把从圣治峰的迁徙地址记作“孙旺徒居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”,也遗漏了一段至关重要的史实。同为《陈氏宗谱》,孰真孰伪?岁月的尘埃总是给历史陈迹戴上面纱,而变幻得让人扑朔迷离。不过,明劳堪在《重建太平宫义门祀记》中,则把义圣治迁徙的过程就记叙得较为清晰:
       而宜都王叔明之九世孙陈伯宣,自闽来胥守焉,注司马迁《史记》以行世,拜著作佐郎,后孙旺迁德安太平乡常乐里永清村,自是而家益昌,族益盛,孝谨不哀,门闾端肃如公府,敕封事迹,谱帙昭然。而始居之圣治峰肖伯宣像而祠焉,不忘其初也。迨分庄散处而始知先分居化邑株岭之麓,即今旧义门铺也,自宋迨明,治乱几更矣,义门尚有完宇哉?无怪乎荒烟蔓草,瓦砾坵墟矣。
       这篇《祠记》与带有神话色彩的《圣治峰记》基本吻合,即从庐山圣治峰迁至德化县(九江)株岭艾草坪,而后才再迁德安太平乡乐里。这一迁徙经过也在《伯宣公墓碑原记》中得到证实:
       伯宣,乃我义门肇基祖也,公仕唐,官翰林,不乐荣进,遂隐居不出,力学笃行,以文自娱,著述擅名于世,召征不起。安葬金城乡北岭(瑞昌流庄乡北岭村)。君孙迁于艾草坪,即今义门铺。又迁德安太平乡常乐里永清村(德安车桥镇义门村)。孙旺生机,机生感,感生兰,兰生青,青生六子:曰伉、曰侍、曰仲、曰俛、曰伟、曰伸,六而生十七,十七而生三十六,甚至一夜生孙三十七人。仲子崇,好善有名,乡闾推重。撰家法,立家规,懿行闻于朝。诏下表其闾及其身,义门之名彰彰于天下,盖自崇也。
       据谱牒记载,伯宣公于唐玄宗天宝二年(743年)殁于九江县齐集里,葬凤凰山。于五代后梁开平元年(907年)迁葬于德安县常乐里。宋仁宗天圣元年(1023年)誉葬于瑞昌金城乡北涉渡。这篇虽名原墓碑记,但失载了伯宣公誉葬瑞昌金城之前始葬凤凰山及迁葬常乐里的经过。虽然承袭伯宣公之孙旺迁艾草坪又迁常乐里之说,但是存留了陈氏一脉衍繁的记载,即从伯宣公之孙旺到青,五代单传,到青公之后才人丁兴旺,青公生六子,六而生十七,十七生三十六,甚至一夜添丁三十七人。陈氏得到朝廷旌表,自陈崇始。如真的伯宣公之孙旺从庐山圣治峰迁株岭凤凰山齐集里,又从齐集里迁至德安常乐里,那么陈氏在齐集里住居时间非常短暂。然而从现存的史料上又找不到仓促迁徙的事由。据载,陈氏迁到株岭不久,居住福建仙游的家人也一齐迁到株岭集居,因名“齐集里”。避开神人指点的上吉之地不说,全家人不远万里前来聚居,齐集里的居住的环境首先应得到共同认可,无居住环境不好而迁居的可能。如因人口众多而迁,就伯宣公这支仍属数代单传,更何况迁往地常乐里垅畈地域及耕作条件根本无法与齐集里相比。就是退一步来说,还有其它原因促使旺公迁居齐集里,再迁徙常乐里,那居住较短的齐集里也不存在有“义门山”、“义门铺”等一类的称谓。既然冠有“义门”之称谓起码在受到朝廷旌表之后,也就是说在陈崇之后。陈崇的《江州义门家法并序奏表》也存有相关信息:
       我家袭秘监之累功,承著作郎之贻训,代传孝义,世笃忠贞,一庭之内,和气薰蒸,同居十有一代,聚族二百余人。祖宗义风,锡之宸翰,旌及里闾,不益敦敦雍穆,仰答鸿恩于万一。崇所以殷殷致念者,第恐昆云渐众,知愚不同,敬无敦睦之方,虑乖负荷之理。今设之以局务绳之以规程推功任能,惩恶扬善……
这是陈氏七世家长崇于大顺元年(890年)向唐昭宗所上的奏表。史料记载,唐中和四年(884年)陈崇为银青光禄大夫,僖宗特赐旌表,御笔亲题“义门陈氏”。昭宗时任江州长史兼右散骑常侍、御史大夫赐紫金鱼袋臣。从奏表上可知,当时陈氏聚族而居已有十一代,人口二百余,陈氏已受到皇帝旌表。陈崇作为家长,恐怕族众知愚不同,敦睦无方,才设局务,立家法家规,以推功任能,惩恶扬善。奏表也就排除陈旺因人口众多从株岭齐集里迁徙到常乐里之说,到过齐集里(今九江狮子牌楼)的人都会认为不要说方圆十余里的“义门畈”,就是泉水垅养二百口也会绰绰有余。且 “义门陈氏”锡之宸翰,旌及里闾,是从陈崇开始,如陈旺在株岭齐集里仅短期栖居,崇与齐集里及圣治峰一样,几乎无太多的牵涉。“义门畈”、“义门山”、“义门铺”等义门冠首的名称则也不会落在齐集里。从而,足可推断,陈氏夺得“义门”荣耀的第七世家长陈崇仍聚族居住于株岭齐集里。
      这一推断也从出土文物、地名称谓及民间传说中也得到证实:如当地除冠以“义门”畈、山、巷、铺之外,还有以义门始祖命名的“伯宣井”,以首获旌表首立家法陈崇命名的“崇冈岭”,陈裔还收藏了刻有“陈崇冈”古砖,刻有“义门陈氏议事厅基址”字样石碑等等。且当地百姓世代口口相传,“陈家百条鏦竿上株岭,当日斫柴当日烧”;“一夜四十八下磬,一声磬响添口丁。”等等。一条鏦竿一天柴火少说也有柴火三百斤,一百鏦竿就达三万斤,一天煮饭要烧三万斤柴火,吃饭人口起码是数以千计!相传陈家育儿,集中哺乳,乳哺啼婴莫问儿,三岁孩童不认母。生孩子时,去祖堂敬香,敬香时要敲一下磬。生儿高峰期,一晚敲四十八下,也就是说一个晚上生四十八口小孩(碑记三十七人),当时陈氏家族该有多少育龄妇女?这些孺幼皆知的传说,虽然在正史里找不到文字依据,却印证了齐集里当年是何等兴旺与辉煌。
       不过义门陈氏百犬同牢、置馆启蒙之类的掌故还载录于正史。《南唐书》就有相关记载:
       昇元三年(939年),五世同居者七家。其尤著者江州陈氏,元和给事中京之后。宗族七百口,每日设广席,长幼以次坐而共食。有畜犬百余,共一牢食,一犬不至,诸犬为之不食。建书楼别墅,以延四方之士,肄业者多依焉。
       上述正史所录,民间还派生出诙谐滑稽的地名绰号。更有甚者,由义门陈氏的相关命名,还为后来的居住的村邻而沾上“不雅之名”。
       一犬不至百犬不吃牢中异类皆效义,
       一吠突起百吠齐鸣寨内同声共护门。
       这是义门陈一副楹联,是指陈家万指共食,义动于犬,百犬同牢,一犬不到,群犬不吃。传说村东下首有一土墩是狗屙屎的地方,叫狗屎墩,后来有王姓居住,人们也称之为“狗屎墩王家”。陈崇在家法中就设有蒙馆一所立于村庄西头,后来陈氏私学发展成颇有名气的地方学校,至今仍是一所小学。过去称学为庠,后来在学校西头迁居罗姓,人们也称之为“庠头罗家”。当地口音庠头与强盗音近,久而久之,“庠头罗家”也就凭白无故地喊成“强盗罗家”,如非谱牒留有记载,真的难让后人洗刷先人不白之冤。
       总之,无论是现存的史志谱牒资料,还是出土的文物以及民间传说均可告诉世人,义门陈氏在株岭齐集里的确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。辉煌得一天有一百条鏦杆上株岭山斫柴,辉煌得一晚新添四十八口人丁落地!乃至遗存于齐集里那块“义门陈氏议事厅基址”碑上,仿佛是在向世人召示:这里就上义门陈氏的管家治族中心。那么,德安常乐里“义门陈氏”文化又是从何时开始呢?还是从《圣治峰记》中找出相关记载:
旺生机,机生感,感生兰,兰生青,青生六子:曰伉、曰侍、曰仲、曰俛、曰伟、曰伸,自六而生十七,十七而三十六,家益昌,族益炽,孝谨不衰,门内肃于宫府。唐宪宗元和十四年(819年),始从坪南徙于德安之太平乡常乐里永清村。
       从《记》中可以看出,元和年间,正是陈氏家族由数代单传转入兴旺发达之时。陈青生六子,长子陈伉,在陈伉辈兄弟六人共有子侄十七人,十七又发至三十六。看,陈氏家族自青公之后是何等之发旺!通常情况,一个家族正值发旺时期,由于人多地少或谋求新的发展,分迁一部分外出创业而常见,但通族放弃先人开创的方兴热土而实属异常。由此可以推定,《圣治峰记》中所谓“从坪南徙于德安之太平乡常乐里永清村”的仅是陈氏家族中的一部分。清光绪十九年(1893年)重刊江西临川《义门谱原序》也存录了这一史实:
……则义门铺者,盖旺公先迁之义门;义门所云常乐里者,盖伉公后迁之义门。
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常乐里是自齐集里发旺之后的“后迁义门”。陈伉为青公长子,长子筚路蓝缕外迁创业在家族史上是不足为奇的。谱牒还曾有记载,宋嘉祐七年奉旨分庄时,指定由陈知先分株岭庄,陈继通、陈继圭分火巷庄。可见,株岭庄齐集里一直有陈氏人家居住。义门陈氏,齐集里为始迁地,常乐里为分迁地,两地陈氏裔孙共同创造了义门文化的历史辉煌。
       翻阅史料,对于始迁地齐集里,分迁地常乐里,两者在义门文化孰轻孰重这一判断上,人们似乎曾有过分歧,甚至就象蛋与鸡一样谁主谁次而发生争执,争得不可开交,笔墨官司还惊动了朝廷官员。明代嘉靖年间,在查访义门遗迹时可能尤为激烈。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,巡按江西监察御史萧端、九江知府钟卿、同知罗朝阳、通判杜学诗、推官潘季驯,德化县知县蒋钦、主簿欧阳潮、典史金岳等省、府、县官员联名签署的《义门遗迹碑》,对始迁地和分迁地就作出如下判决:
       ……前因复查《德安县志》载“义门遗迹下注云”:在县东北六十里。伯宣隐居庐山今江州太平宫,后迁义门,因兵燹立铺于其上,故名义门铺。唐时置庄籍于德安县太平乡常乐里,自是宗族兴盛,旌表不次。窃详德安之东北即府城之西南,其志各注云六十里,见今义门铺系其始居之地,彼时族属已众,行谊已闻,故山与铺俱因以得名,其后徙居德安,人也繁炽,声名累代表彰。其地益重,系在德安之东南,距今义门铺一百余里,不当驿路,又无子孙学员在学祠之侧,典守无人,遗之则湮没。可慨乞容本府行令该县,将陈氏原日有何见在遗迹,逐一查出,立牌表识,以垂永久。
       而对始居地则竖坊立门予以表扬,并载明由陈裔建祠以祀:
       如就始居之地表扬,则道经络绎,子姓咸在,仍就只照前议,围墙竖坊。听陈济等族人自建祠堂,以承宗祀,于义亦通。
      为此……义门既系始居之地,又山与铺俱以此得名,想其当时同居亦已著矣,其地亦应表扬,照前批竖坊立门,该府再行德安县查访常乐里遗址别加表识。
       从明嘉靖碑述足以看出,三级官员还是一致偏重于始居之地齐集里,于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敕建义门坊门曰:“义门陈氏遗址”;坊曰:“敦睦”。又是竖门、立坊,陈裔还修建宗祠。真可谓是官方民间互动,表扬纪念有加!相比之下,而分迁地常乐里则仅“立碑表识”,做个标记而已。
       纵观义门陈氏发展,始祖伯宣公迁徙齐集里,从陈青开始人丁兴旺,而受到朝廷褒扬则是从陈崇开始,也是崇订家规立家法,为义门陈氏长足稳定发展奠定了基础。尤其是宋天圣元年(1023年),仁宗自檀公至青公追赠六代先祖。最为兴盛时期,也是宋朝发展最鼎盛的仁宗嘉祐年间,人口多达3900余口,士子同榜,官宦同朝,实为“天下第一家”!
        然而,是仁宗皇帝把“义门陈氏”聚族而居推至发展峰巅,也是在他的敕令下而宣告结束。史料记载,宋嘉祐七年(1062年)七月初三,义门陈氏结束了341年聚族而居的历史,在路、郡、邑三级官员的严格监督下开始析烟分燹,至次年三月才分析结束。以“知守宗、希公汝、才思延、承彦继”十二派分为291庄,另市买43庄,计334庄,除株岭、火巷二庄分别留齐集里、常乐里外,合族再度分迁全国七十二郡州。
       居近东崖对白云,义风深可劝人伦。
       儿童尽得读书力,门巷偏多车马尘。
       楼上落霞粘笔砚,池边怪石间松筠。
       乡里岂独民迁善,阶砌兼闻犬亦驯。
       朱实垂庭红桔熟,清香袭坐药畦春。
       他年好上为邻住,悔葺吾庐洛水滨。
       这是宋太宗雍熙年间经略使钱若水的《陈义门》诗。这首诗以白描的手法,是诗也是画,再现了一千年前义门陈氏的聚落风貌。如今,走访山抱水绕,村落俨然的齐集里,那伯宣井,那义门巷,那洗马池,那荒垣废墟上旗鼓旗甲,议事厅遗址,那残碑断壁上旌表题赠,祥麟瑞兽仍坚守着“义门陈氏”昔日的荣耀与辉煌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